酒久文化网
尊龙官网-z6尊龙凯时官方网站

第五次收藏热的大体发展-尊龙官网

作者: admin 发布于:2021-06-07 00:19:09

古语道:盛世藏古董。尽管盛世的标准不一,但不外乎国泰民安、文化繁盛、百姓生活相对富足。历史上的盛世有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康乾盛世,当然也包括诸如北宋宋徽宗时期这类“小盛世”,有《清明上河图》对当时社会生活的画像为证。

  收藏热大体形成于盛世。目前流行的“从古到今共有五次收藏高峰”的说法就是由马未都总结的:第一次在北宋,最明显的标志是《宣和画谱》、《金石录》等专业书籍集中问世;第二次在晚明时期,史书记载嘉靖万历年间皇帝不朝,政治黑暗,其实当时的社会还有另一侧面,那就是经济富足,文化繁荣,《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金瓶梅》等相继发行;第三次在康乾盛世,这是中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段盛世,长达100年;第四次在晚清到民国初年,这和前面几次不同,主要是外需加大,内需缩小,西方人开始了大肆掠夺;第五次的形成以1993年“嘉德”成立为标志,一直延续至今,收藏者之众、规模之大、领域之广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收藏高峰。

  据中国国际收藏协会统计,国内艺术品拍卖成交额从1993年的数千万元拉升至2007年的219亿元,全国的古玩市场达到60余个,收藏者人数增至7000万。过去只有富贾权贵才能玩得起的文物收藏,逐渐成为大众的共同爱好。其热效应甚至辐射到文物以外的领域,比如服饰的复古、偶像歌手周杰伦的《青花瓷》一歌的传唱。

  对“大众收藏”之说,马未都持保留看法。他最近刚去深圳讲了一堂关于文物的课,来听课的,只有5%的人从事收藏,其余的只是对收藏背后强大的文化感兴趣。严格地说,“大众收藏”指的是收藏文化的大众化,而并不是收藏投资的大众化,绝大部分人的经济实力决定了他是买不起重要文物的,换句话说,他对投资不感兴趣。

  而收藏文化则并不会严格受到经济实力的禁锢。历史上,收藏文化之所以只被士大夫阶层独享,一是因为收藏的私密性,二是因为人和人之间不平等,普通老百姓没有受教育权,他们和精英文化是绝缘的。如今,科教的普及以及商业社会中信息传递的便利,使农村的一个老太太也知道古旧物品值钱。各种收藏知识和市场行情扑面而来,“扫盲”的同时,也极大刺激了欲望,以至一些人把投资收藏看作是暴富的有效捷径,而赝品恰恰迎合了贪婪、投机的心理,大行其道。目前,“观复博物馆”每周设有一个面向社会的鉴定日,老百姓捧着“宝贝们”前来,却得到了马未都残酷的裁定,十件里面都不见得有一件真品。

  对于近来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导致艺术品拍卖频频流拍的现象,马未都不认为这是“收藏热”消退的信号,相反,支撑收藏市场的收藏心理需要冷静才会更加成熟,进而推动收藏市场健康发展。马未都将文物分为两类:“在途”和“在库”。所谓“在库”至少是一代人不卖,类似存入库房;“在途”是指一直在流转途中。西方收藏界,“在库”的占90%,“在途”的占10%;中国收藏界,“在库”的只有1%,“在途”的却高达99%,从中折射出了文物收藏者急功近利的心态,这容易使市场出现“蛤蟆效应”,有人跳水的时候,大家跟着一起跳下去。

  人们对收藏态度不一,有的为乐趣,有的为投资,有的为炫耀。马未都在《百家讲坛》举例时,尽量只说文物不提金钱,“我希望把大家的注意力从金钱转移到文化上,钱带来的快乐往往只是一瞬间,文化却能怡情悦性,带来长久的满足。”比如,他讲到中国人生活中最常见的“椅”和“凳”的由来和区别:“椅”带有靠背,现在说的“倚靠”,就是从“椅靠”演变而来;“凳”的本意是“蹬”,最早并不是用来坐而是用来踩,比如上马凳,后来才演化为临时的坐具——凳。正因为是临时坐具,凳的等级就比椅的等级低,当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一定要让客人坐椅子,而不是坐凳子,这里面体现了我们民族的礼仪文化与伦理秩序。

  仅仅凭借《百家讲坛》这一平台就想把大家从关注金钱变为关注文化,这显然不太现实。但马未都相信,只要进入收藏领域,总会潜移默化受到文化的熏陶。他拿上个世纪80年代认识的小商小贩来举例子:“历史上到底有多少朝代,我都说不清楚,可他上来就跟我说‘天显、天赞’,我问这是什么年号啊,他就说在辽代。也许一开始,了解这些知识只是他赖以生存的技艺,他的快乐是由钱带来的;但当你作为一个文化人对他知道‘天显、天赞’表示吃惊的时候,他的愉悦就全来了。”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最终一定是殊途同归,归于文化。”在马未都看来,文物本身既是文化的表现,同时也是引领你走入文化境界的一扇门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