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久文化网
尊龙官网-z6尊龙凯时官方网站

古代六艺是指哪六个啊?-尊龙官网

作者: admin 发布于:2021-06-03 04:23:33

指礼、乐、射、御、书、数,是古代规定国民应学的六种基本技能。它包括了今之所谓德、智、体三个方面,涵盖了文、理两科,约略相当于今天中小学的六门功课.
六艺中,礼被列于首位。
礼,源于人的日常生活,是感性世界的节奏化和形式化,是立身、成人、处事必须遵循的道路和方法。在古代中国教育演变中,在其他各艺相继泯灭、被放逐出教育科目的过程中,礼始终顽强地占据着儒学传承的核心位置,是六艺中生命力最强,资料保存最为完备的一个科目。《礼记·礼运》中有一段孔子陈述礼的产生过程的话,虽然从现代学术的角度看,猜测多于事实,但却能清楚地说明古人所理解的礼的源起、内容与范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及其死也,升屋而号,告曰:‘皋某复。’然后饭腥而苴孰,故天望而地藏也。体魄则降,知气在上,故死者北首,生者南乡,皆从其初。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居营窟,夏则居橧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后圣有作,然后修火之利,范金合土以为台榭宫室牖户,以炮,以燔,以亨,以炙,以为醴酪,治其麻丝,以为布帛,以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从其朔。故玄酒在室,醴盏在户,粢醍在堂,澄酒在下。陈其牺牲,备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钟鼓,修其祝嘏,以降上神与其先祖,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齐上下,夫妇有所,是谓承天之祜。作其祝号,玄酒以祭,荐其血毛,腥其俎,孰其肴,与其越席,疏布以幂,衣其澣帛,醴盏以献,荐其燔炙。君与夫人交献,以嘉魂魄,是谓合莫。然后退而合亨,体其犬豕牛羊,实其簠簋笾豆铏羹,祝以孝告,嘏以慈告,是谓大祥。此礼之大成也。”从《礼运》所言可知,礼始于衣食居住,终于人神关系、个体与祖宗的关系、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人际关系,是个体生存技能的文明化、形式化,是个体界定社会身份和建构精神生活空间的基本方法。
乐,是人对现实世界的情感反应的具象化表达。
《礼记·乐记》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乐把现实的、感性世界的人的情感反应形式化为艺术,人心的喜、怒、哀、乐、敬、爱,皆可形式化、具象化为乐。不仅如此,乐还被视为养成君子人格的途径,“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并把乐作为君子的标志,“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作为人的情感的具象化表达,乐的社会功能是配合礼赋予生活以美的表象,行礼时需要配乐进行自不需多言,甚至在王吃饭时,也要“食时举乐”,乐渗透于生活的各个层面。
射、御,是生存与军事技能,自夏代就列入学校教育的科目,至周代后期,射御二科从实用技巧训练演化为礼仪。
“射之以乐也……正义曰:此一节论叹美祭庙择士之射,必使容体和乐,故云‘射之以乐’。”[3]786射时要使“容”“体”与“乐”和,身体、仪态、乐三者融为一体的审美活动成为射的基础环节。在此基础上,方能言及射的政治性与超越性的功能。“古者天子之制,诸侯岁献,贡士于天子,天子试之于射宫。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其中多者,得与于祭。其容体不比于礼,其节不比于乐,其中少者,不得与于祭。数与祭而君有庆,数不与祭而君有让。数有庆而益地,数有让而削地。”御也同样如此,“五驭(即,五御),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凡驭路,行以《肆夏》,趋以《采荠》,凡驭路仪,以鸾和为节”。御与礼、乐的关系在《周礼》的叙述中得到强化,并被固定为礼的一部分。
书、数二艺,大体相当于现在的语文与数学,但其课程理念又与现代课程有所区别。
“六书,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也,九数,方田、栗米、差分、少广、商功、均输、方程、赢不足、旁要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365656466。从六书、九数的具体内容看,数直接面对生活、生产中的具体问题,不是纯粹的知识教育,而是生活技能的教育;书偏重于理解文字本身的构成与运用方法,其最重要的运用则是,“能讽书九千字以上,乃得为史”(《汉书·艺文志》)。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