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久文化网
尊龙官网-z6尊龙凯时官方网站

中国历史上的三大吝啬鬼-尊龙官网

作者: admin 发布于:2021-06-11 16:34:45

 1、《围城》里的李梅亭,
2、徐复祚的《一文钱》吝啬鬼卢至
3、在庄子寓言故事中,《外物》篇中监河侯,
4、《儒林外史》中的严监生

历史上的酒人名目大致有哪些?

  

历史上的酒人名目大致如下:

一、上品

(一)酒圣

上上品可谓“酒圣”。李白《月下独酌》诗云:“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 开。”用酒来向时世抗争,来缓解自己在政治和精神重压下的痛苦与压抑,达 到一种“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 一斗合自然。但是酒中趣,勿为醒者传”的心理状态和精神境界。正是在这

种境界中,李白才发为奇语,歌为绝唱,进行了辉煌的创作,为民族留下了 珠光璀璨的伟大诗作。这种凭酒力返本还真,充分实现自我,创造非凡业绩 的酒人是当之无愧的“酒圣”。
  酒使李白实现了自我,“天生我才必有用”,成 就了伟大的业绩;酒又帮助他超越了自我,成了中华学人不阿权贵,率直坦 荡,成名立业的楷模,成了民族历史上士子文人的自况形象。正如史论所称: “李白嗜酒不拘小节,然沉酣中所撰文章未尝错误,而与不醉之人相对议事皆 不出太白所见。
  时人号为‘醉圣’。”陶潜人,也堪称酒中圣人。历史上有许 多可以列为酒圣的文学圣手、思想哲人,他们饮酒不迷性,酒不违德,相反 更见情操之伟岸、品格之清隽,更助事业之成就。

李白

李白诗风雄奇豪放,想象丰富,富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对后世影响 很大。
  

李白一生嗜酒,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 极其传神地描绘了李白: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四句诗,一写出酒与诗的密切关系,二写出同市井平民的亲近,三写 出藐视帝王的尊严。
  因此,人民群众很喜欢李白,称他为“诗仙”、“酒仙”。 为了称颂和怀念这位伟大的诗人,古时的酒店里,都挂着“太白遗风”、“太 白世家”的招牌,此风流传到近代。

李白的酒瘾是很大的。在给妻子的《寄内》诗中说:“三百六十日,日日 醉如泥。”在《襄阳行》诗中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在 《将进酒》诗中说:“会须一饮三百杯。”这些数字虽不免有夸张之嫌,但李白 的嗜酒成性却也是事实。

李白为何经常喝醉酒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借酒浇愁。

天宝元年,李白来到长安,由吴筠、贺知章等人推荐,很快得到了唐玄 宗的赏识,任为供奉翰林,为皇帝草拟文浩诏令之类的文件。
  李白利用与玄 宗接近的机会,曾申述过对国家大事的看法,对不合理现象,也谏劝过。但 此时的玄宗深居宫中,沉溺声色。他只是把李白看做满足自己享乐的御用文 人。因而李白的不受重用,乃至赐金放还在所难免了。

李白被逐出长安后,郁郁而不得志,于是满腔激愤借酒来倾吐。
  他在 《行路难•其一》中说:“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停杯投箸不能 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行 路难,多歧路,今安在?……”意思是说,酒和菜的价格是昂贵的,但我吃 不下去,只好放下了酒杯和筷子。
  想渡黄河但冰封流阻,要登太行却积雪满 山。看看四周都是岔路,我的出路究竟在哪里呢?诗人以行路的艰难比喻世 路的险阻,倾吐出不被重用的愤慨之情。

既然矛盾得不到解决,于是他和友人日日饮酒,一醉方休。但饮酒消解

不了他的愁怀。在他所写的《宣州谢跳楼饯别校书叔云》一诗中说:“弃我去 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 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关于李白喝酒的传说很多。说李白客居任城时,与孔巢父等五人相识, 他们一起在徂徕山中每天饮酒沉醉,被世人称为“竹溪六逸”。

又说李白任供奉翰林时,经常醉卧在酒店里。天子爱其才,召他进宫作 诗。
  李白醉醺醺地来到宫中,叫杨国忠磨墨,高力士脱靴。高力士怀恨在心, 用李白写的诗挑拨杨贵妃,杨贵妃进搀言,玄宗才疏远了李白。

又说李白酒醉泛舟在采石矶附近的江面上,见水中月影而捉之,遂溺死, 等等。

陶渊明

陶渊明,江西九江人,是东晋时代的大诗人。
  

他少年时候,就有高尚的志趣。他曾经写了一篇《五柳先生传》。说这五 柳先生不知是何许人,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因住宅旁边种有五棵柳树,故称 作五柳先生。他不图名利,不慕虚荣,就是特别喜欢喝酒,可是由于家贫, 不能常常买酒喝。亲戚朋友知道了,时常请他喝酒。
  他一去,总是喝得酩酊 大醉,然后回到破旧的住屋里,读书写文,生活过得安乐自在。写五柳先生, 就是写他自己,是他本人生活的实录。

陶渊明曾担任江州祭酒、彭泽令等小官职。彭泽令,是他仕途生活中的 最后一任官职。这在萧统的《陶渊明传》中叙述得最为详细。
  

《传》中说他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去当彭泽县令。他一到任,就令部下 种糯米,糯米可以作酒。所以他说:“我常常酒醉,就心满意足了!”他的妻 子坚持要种大米,于是将二顷五十亩田种糯米,五十亩田种大米。

到了年底,那官派督邮来见他,县吏就叫他穿好衣冠迎接。
  他叹息说: “我岂能为五斗米,向乡里小儿折腰!”当天就解去官职,写了一篇《归去来 辞》。

其实,陶渊明辞官归隐的真实思想,不仅于此。在《归园田居》诗 里,就讲得十分明白。他说,他十三年中,几度出仕,深受羁缚;这次 坚决脱离官场,归隐田园,就像笼中鸟飞回大自然一样,感到无比自由 和愉快。
  家乡的草屋、田地、树木、炊烟,乃至鸡鸣、犬吠,都是那么 的亲切、可爱。作者的这种心情,正反映了他对黑暗官场的憎恶和对大 自然的热爱。

陶渊明有《饮酒》诗二十首,都是酒后所题。他在序里说:“我闲居 在家,缺少欢乐,再加上近来日短夜长,遇到好酒,每晚都饮。
  一个人 饮酒,很快就醉了。等到酒醒之后,就题诗自娱,这不过是单纯为了欢 笑罢了。”

他有时一个人独饮,更多的是和乡亲父老对饮,从中取得某些安慰和乐

趣。更重要的是在饮酒中,可抒发自己不愿和腐朽的统治集团同流合污的心 愿。这就是萧统所说的“寄酒为迹”。
  

关于陶渊明喝酒的传说很多。如说他每逢酒熟时,就取下头上的葛巾过 滤酒,过滤完毕,仍把葛巾戴在头上。又如渊明所居的栗里,有块大石,渊 明喝醉了,就躺在石上,故名醉石。再如九江境内有渊明埋藏的酒。有个农 夫凿石到底,发现一只石盒,石盒内有个铜器,有盖,是扁平的酒壶。
  将盖 揭开,壶内都是酒。壶旁边刻着16个字:语山花,切莫开,待予春酒熟,烦 更抱琴来。大家怀疑这酒不能喝,就都倒在地上。结果是酒香满地,经月 不灭。

以上这些都是传闻,不足为据,但也可从另一侧面,反映陶渊明是一位 嗜酒成癖的伟大诗人。

(二)酒仙

上中品谓“酒仙”、“酒逸”辈。
  “酒仙”是虽饮多而不失礼度,不迷本 性,为潇洒倜傥的酒人。杜甫《饮中八仙歌》云:“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 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 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 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 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 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 雄辩惊四筵。”

张旭

张旭,字伯高,吴(今江苏苏州附近)人,是唐代著名书法家。
  在书法 上,尤擅长于草书。他的草书连绵回绕,起伏跌宕。所谓“张妙于肥”,是说 他的草书线条厚实饱满,极尽提按顿挫之妙。唐大文学家韩愈在《送高闲上 人序》中对他的草书艺术推崇备至。他的草书和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

被时人称为“三绝”。

张旭喜欢喝酒,每次大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 助,时人号为“张颠”。
  据李肇《国史补》说,张旭每次饮酒后就写草书,写 时,挥笔大叫,把头浸在墨汁里,用头发书写。他的“发书”飘逸奇妙,异 趣横生,连他自己酒醒之后也大为惊奇,这恐怕有夸张之嫌。

张旭嗜酒成性,而且往往在醉后书写,草体字也写得尽善尽美,这是事 实。
  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说:“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 落笔如云烟。”

“三杯”是指喝酒,并非实指“喝了三杯酒”。“脱帽”句,是描绘他在书 写时的狂态。“挥毫”句是形容他的草体字之精妙。

张旭死后,大家都很怀念他。如杜甫入蜀后,见张旭的遗墨,伤感万分, 写了一首《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诗中日:“斯人已云亡,草圣秘难得。
  

及兹烦见示,满目一凄恻。”高适在《醉后赠张旭》一诗中说:“兴来书自圣, 醉后语犹颠。”李颀在《赠张旭》一诗中说:“露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兴 来酒素壁,挥笔如流星。”可见大家对张旭的敬爱之深。

(三)酒贤

上下品谓“酒贤”、“酒董”辈。
  

孔子云:“唯酒无量不及乱。”这应当是酒贤的规范。喜饮有节,虽偶 至醉亦不越度,谈吐举止中节合规,犹然儒雅绅士、谦谦君子风度。此谓 有“酒德”,是深得酒中三味——“酒中趣”者。东坡居士、公安袁中郎 (1568〜1610年)辈虽“不胜杯杓而长夜兴勃勃者”,当属此类。
  苏舜钦 (1008〜1048年)“少慷慨有大志”,“在苏州买水石作沧浪亭,益读书,时 发愤懑于歌诗,其体豪放,往往惊人。善草书,每酣酒落笔,争为人所 传。”其实许多酒人也都精于品酒,而作为酒人的标准,则更重在酒事的修 养和风度。

苏轼

苏轼出生于一个饮酒世家,祖父、父亲均嗜酒,而他则青出于蓝而胜于 蓝。
  他对人说:“我每天要饮酒作乐,倘若没有酒喝,就会疾病缠身。”

他爱酒、饮酒、造酒、赞酒,在他的诗、词、赋、散文中,都仿佛飘散 着美酒的芳香。如“还来一醉西湖雨,不见跳珠十五年”(《与莫同年雨中饮 湖上》),“醉醒醒醉,凭君会滋味,浓斟琥珀香浮蚁”(《醉落魄•咏醉》), “酒勿嫌浊,人当取醉”(《浊醪有妙理赋》)等等。
  

苏轼虽然好饮酒,但酒量并不大。他自己说:“我饮酒终日,不超过五 杯。天下不能饮酒的,不在我的下面。我喜欢欣赏别人饮酒,看到别人举起 酒杯,慢慢地喝,我的心胸就广阔无比,似乎也尝到了酒醉的味道。这种味 道比饮者本人还强烈。我闲居时,每天都有客人来,客人来了,就得设酒招 待。
  天下好饮酒的,也不在我的上面,常说人生最快乐的是身无病,心无忧。 我确实能做到。”(《书东皋子传后》)苏轼在《东坡志林》里还说:“吾兄子明 饮酒不过三蕉叶(形似蕉叶的浅酒杯),吾少时,望见酒盏而醉,今亦能三蕉 叶矣。”

与中国的大多数文人一样,苏轼的饮酒,也往往是借酒浇愁,以酒来自 我解脱。
  

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七月,御史台官吏皇甫遵,奉命从汴京赶到 湖州衙门,当场逮捕苏轼。罪名是苏轼的一些诗文“讥讽朝廷”、“指斥皇 上”。就这样,苏轼在监狱里被关押了 130天,这就是闻名于世的“乌台诗 案”。后幸得张方平、范镇等人营救,才释放出狱,贬职于黄州。
  到了黄州 后,他心如止水,把贵贱、毁誉、得失,乃至生死都置之度外。他在黄州 所写的诗词中,差不多都有一个“酒”字,这说明在旷达的外衣下,仍掩 盖了他借酒浇愁的苦闷心情。最有代表性的是《前赤壁赋》。赋中写他与客

人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在船上,他们一面饮酒,一面歌唱,一面欣赏江上 的美景,似乎十分欢乐。
  继而写客人吹箫,其声凄厉,气氛陡然从乐转悲。 再接写对历史人物的怀念,抒发了对人生短促渺小的感叹。最后写主人的 劝慰,阐发了“变”与“不变”的哲理。于是客人转悲为喜,一起畅饮酣 睡,直到天明。在赋中,苏轼企图以旷达来摆脱对现实的苦闷,但实际上 是摆脱不了的。
  这和陶渊明、欧阳修、李白等人,以酒解愁,寄情山水的 心态完全一样。

苏轼不仅会喝酒,而且会酿酒。有人称他为“酿酒专家”。他在黄州酿蜜 酒,用少量蜂蜜掺以蒸面,发酵,以米和米饭为主料做成米酒。在定州酿过 松酒,这种酒甜中带点苦味。在广东惠州,酿过桂酒,用生姜、肉桂做配料 酿成,这种酒,温中利肝,轻身健骨,养神发色,常服可延年益寿。
  苏轼称 这种酒是天神的甘露。

在海南酿“真一酒”。“真一酒”是上等好酒,用白面、糯米、清水三物 酿成,呈玉色,酒性温和,饮之可解渴而不易醉,与王附马所酿的“碧玉香” 完全一样。苏轼特为此酒写过《真一酒歌》和《真一酒诗》,说此酒是“天造 之药”,特点是“和面庄”。
  所以取名为“真一”是因为作者“自酿”、“自 取”,与诗中的“人间真一东坡老”相合。

曹参

曹参是西汉著名的贤相,在随刘邦南征北战中,屡立战功,功勋卓著。 汉初封为平阳侯,萧何死后,调到朝中为丞相,主管国政。

曹参嗜酒成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白天饮酒,夜晚饮酒,常常喝得酩 酊大醉。那些公卿大夫以下的官吏和宾客看见他日日饮酒,不理政事,很为 焦虑,都想来劝说他。

可是这些人一来,他就摆开酒席,请他们喝酒,一直喝到酒醉离去为止, 他们没有机会向曹参劝说。

曹参的后园紧靠官吏的宿舍,住在宿舍里的官吏们整日饮酒,并伴以歌 唱和叫喊,闹得不亦乐乎。
  曹参的随从官对此十分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有一次,随从官请曹参到后园游玩,好让他听到官吏们的醉歌,加以处 置。可是曹参听了,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叫手下也摆开宴席,痛饮歌呼, 和官吏们相应和。

曹参终日酒醉,不理朝政的行为使惠帝也大为不满。
  

有一天,惠帝对曹参的儿子曹®说:“你私下问问你的父亲:‘高帝刚刚 去世,我又很年轻,你作为相国,整天饮酒,如何能忧虑国家大事呢?’”曹 帘回家后对父亲说了,哪知曹参一怒之下,打了曹帘二百大板,并且说:“赶 快进宫侍奉皇帝去,天下大事不是你应当说的。
  ”

事后惠帝责备曹参:“你为什么要打曹窗?那是我让他劝说你的。”曹参 慌忙脱帽谢罪说:“请陛下考虑一下,关于圣明英武,陛下能比得上高帝吗?”

惠帝说:“我怎么敢和先帝相比呀!”曹参又说:“陛下看我的才能及得上萧何 吗?”惠帝说:“你好像不及他。
  ”曹参说:“讲得好!高帝和萧何平定了天下, 制定了明确的法令,只要我们遵循这些法令去做就行了,这不是很好吗?”惠 帝说:“说得对。”

后来文学家扬雄说:“萧也规,曹也随。” “萧规曹随”的成语,就是从这 个典故中来的。

司马迁在《曹相国世家》一文的最后评语是:相国曹参的战功之所以如 此之多,是因为他和淮阴侯韩信在一起。
  韩信死后,封赏列侯的,只有曹参。 曹参担任相国,主张清静无为,这合乎道家的学说。百姓脱离了秦朝的酷政 以后,很想能休养生息,曹参的主张正好迎合老百姓的需要,所以天下人都 称颂赞美他。

由此可见,曹参自己饮酒,也让别人饮酒,其真正目的,是为了实现他 的“清静无为”的主张,让老百姓过一段太平日子,这在当时有一定的进步 意义。
  

二、中品

(一)酒痴

中上品当指“酒痴”。此辈人沉湎于酒而迷失性灵,沉沦自戕,达到痴迷 的地步。

王绩

王绩,山西省祁县人,是隋唐之际的文学家。

王绩,性格放达,不喜俗礼。凡乡下举办的婚丧喜事,他都不参加。 隋炀帝大业年间,推荐人才时,他授秘书省正字。
  因为不喜欢在朝廷做官, 所以要求做六合县丞。任职时,他嗜酒不干事,因此被弹劾解职。他叹息 说:“到处是罗网,还是回家安心。”于是回到家乡河渚间。他有田十六顷, 奴婢数人,他和家人种粮食酿酒,还养家畜、采草药,过着自给自足的 生活。

有个叫于光的,也是个隐士,他没有妻子,在北渚造了一座房屋,住了 30年。
  他自力更生,不依赖人家。王绩喜欢他的真诚,就把家搬过去,和他 住在一起。于光是个哑巴,不会交谈,他们在一起对酌时,默默无言,但心 情十分畅快。

王绩除了喝酒,就读书。他把《周易》、《老子》、《庄子》等书,放在床 头阅读,其他的书很少看。

他曾经游历过北山东皋,自称是“东皋子”。
  他骑着牛四处游荡,遇有酒 店,就逗留数天。

高祖武德初,他待诏门下省。当地的官吏,每天给他三升酒喝。有人问 他:“待诏有什么乐趣呢?”他说:“有好酒可以作伴啊!”侍中陈叔达知道了, 就每天给他一斗酒喝。时人都称他为“斗酒学士”。

当时名流李淳风赞他是“酒家南董”。
  王绩家居东南面有块磐石,他就用 石建立了杜康祠,时常拜祭,尊为老师。他写有《醉乡记》。因他饮酒五斗而 不醉,又写就《五斗先生传》。

有人请他喝酒,他不分贵贱,都去赴席。有个刺史叫杜之松,是他的老 朋友,请他去讲礼法。他谢绝说:“我不能在尊府里谈糟粕,而放弃醇醪啊!” 他把礼法视为糟粕,把醇酒作为爱好,王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苏舜钦

苏舜钦,是北宋文学家。青年时即有文名,曾任大理评事,范仲淹荐为 集贤校理、监进奏院。后受李定等诬陷,被捕入狱,旋削籍为民。他文笔犀 利,思想敏捷,平时爱好喝酒,酒名和文名齐等。他酒后所写的作品,飘逸 狂放,特具风神。欧阳修评论说:“子美笔力豪隽,以超迈横绝为奇。
  ”

苏舜钦性格豪放,酒量极大。他在外舅祁国公杜衍家里读书,每天要喝 一斗酒,却不要酒菜。杜衍深以为疑,就派子弟秘密地察看他。只听得他高 声朗读《汉书•张良传》,读到“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 一句时,他 就拍着书桌叹惜道:“可惜呀,没有击中!”于是满饮一大杯。
  读到“良日:

6始臣起下邳,与上会于留,此天以臣授陛下”’ 一句时,又拍案说:“君臣相 遇,其难如此!”说完,又喝了一大杯酒。杜衍知道后,就大笑说:“有这样 的下酒菜,喝一斗酒实在是不多啊! ”于是苏舜钦的“汉书下酒”就传为佳 话了。

苏舜钦不但海量,还和石延年等创立各种饮酒的方式,如鬼饮、囚饮、 鳖饮、鹤饮等。
  

(二) 酒狂

中中品当指“酒颠”、“酒狂”之类。晋人阮籍、刘伶堪为代表。阮籍字 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人。“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 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 于籍,籍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
  “又能为青白眼,以区别待雅俗之客。嗜 酒荒放,露头散发,裸袒箕踞”,以为“通达”“得大道之本”。刘伶字伯伦, 沛国(今安徽宿县西北)人,是个有名的豪饮至颠狂的酒人。史载,刘伶 “容貌甚陋,放情肆志,常以细宇宙齐万物为心……初不以家产有无介意。
  常 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日:‘死便埋我。’……尝渴甚,求 酒于其妻。妻捐酒毁器,涕泣谏日:‘君酒太过,非摄生之道,必宜断之。’ 伶日:‘善!吾不能自禁,惟当祝鬼神自誓耳。但可具酒肉。’妻从之。伶跪 祝日:‘天生刘伶,以酒为名。
  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儿之言,慎不可听。’ 仍引酒御肉,隗然复醉。尝醉与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奋拳而往。伶徐日:‘鸡 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

阮籍

阮籍,三国魏文学家、思想家。他的父亲阮瑀是著名的“建安七子”之

一。当时,他与嵇康齐名,为“竹林七贤”之一。
  

阮籍蔑视礼教,尝以“白眼”看待“礼俗之士”;后期变为“口不臧否人 物”,常用醉酒的办法,在当时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保全自己。

嘉平公元249年,司马懿杀曹爽,专国政。死后,其子司马师、司马昭 相继专权。公元254年,司马师废魏帝曹芳,立曹髦。
  公元260年,司马昭 杀曹髦,立曹奂。死后,由其子司马炎代魏称帝,建立晋朝。阮籍就是处在 司马氏与曹氏激烈斗争的政治漩涡之中。为了保全自己,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虚于周旋。

例如曹爽要请他当参军时,他看到曹氏已面临覆灭的危机,就托病谢绝, 归田闲居。
  司马懿掌握曹魏政权后,立即请他入幕为从事中郎,他慑于司马 氏的势力,只好低头就范。凡是司马府上有宴会,他是每请必到,到便喝酒, 有时真的醉了,有时佯装酒醉,以此来掩饰自己。

有一年,他听说缺一名步兵校尉,又听说步兵营里多美酒,营人善酿佳 酒,于是请求去那里当校尉。
  当了校尉后,就整天泡在酒中,纵情豪饮,一 点也不问世事。后人因之称他为“阮步兵”。

钟会,官至司徒,是司马昭的重要谋士。此人是个投机钻营的卑鄙小人, 阮籍一向深恶痛绝。他时常来阮籍家作客,以此来探听阮的虚实。阮则置酒 相待,开怀痛饮,对政事不发一言。
  钟会只得怏怏而归。

阮有一女,容貌秀丽,司马昭想纳为儿媳,几次托媒人登门求婚。阮对 此进退维谷,左右为难。若答应,有损自己的声誉,还落得个攀附权贵的坏 名声;若不答应,得罪了司马昭,会有生命之忧。于是天天沉醉于酒中,等 提亲的人再来,已见他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了。
  这样一连60多天,他都宿酒 未醒。司马昭奈何不得,联姻之事,只得作罢。

阮籍嗜酒成性,性格放诞,蔑视礼法。例如,有一年其母新丧,他照常 与晋文王吃肉喝酒,旁边在座的司隶何曾,实在看不过去,就说:“大王是以 孝治天下,而阮籍重孝在身,还与大王吃肉喝酒,这是有伤教化的。
  ”阮听 了,只顾自己吃喝,神色自若。

更有甚者,阮家邻居,有一美妇,当垆卖酒,他与朋友常去那里买酒喝。 喝醉了,就躺在美妇身旁睡觉。美妇的丈夫开始怀疑阮,观察了许久,见阮 没有异常行为,就放心了。

谢几卿

谢几卿,南朝人,为谢灵运之孙,生于宋,仕齐为太尉晋安王主簿;人 梁官至尚书左丞。
  

谢几卿非常熟悉典章制度。但是谢的性格却通脱任诞,尤其嗜好饮酒。 有一次,他参加乐游苑的宴会,因未醉而返,心中怏怏不乐。车到半途中, 见路边有另酒店,他就跳下车来,走到酒店里,与自己的马车夫和拉车的马 (驺)相对而饮。当时围观的人愈来愈多,大家都感到奇怪,尚书左丞怎么会

与马车夫一起喝酒呢?而谢不予理踩,照常饮酒。
  此事后来传为“与驺对饮” 的佳话。

还有一次,他在省署里,夜里穿着无裆套裤,袒胸露体地与学生一起喝 酒号呼。喝醉酒后,他把小便溅到了在旁的令史身上。有司知道此事后,向 朝廷参了一本,罢免了他的官职。他对此也毫不介意。于是“裸袒酣饮”,又 成为他的笑话。
  在他当尚书左丞时,朝中官吏都载着酒到他家里欢饮。他的 家里,经常是宾客满座,豪饮纵谈,热闹非凡。

庾仲容曾做过尚书左丞,后来被免职。他博学多才,少年时就有名气。 他好酒任性,喜欢高谈阔论,与别人不能相合,独与谢几卿知交。他们两人 都是纵酒放诞,意气相投。
  两人经常乘着马车,游历郊野。在车上,他俩边 喝酒边谈笑,有时还摇着铃唱歌,时人讥评他们,他们依旧我行我素,毫不 理会。

(三)酒客

中下品当指“酒荒”、“酒客”。此辈人沉湎于酒,荒废正业,且偶有使气 悖德之行。三国刘琰“禀性空虚,本薄操行,加有酒荒之病。
  ”(《三国志•蜀 志•刘琰传》卷四十)晋建武将军王忱“性任达不拘,末年尤嗜酒,一饮连 月不醒,或裸体而游,每叹三日不饮,便觉形神不相亲。妇父尝有惨,忱乘 醉叫之,妇父恸哭,忱与宾客十许人,连臂被发裸身而入,绕之三匝而出。 此所行多此类。”

石延年

石延年,字曼卿,宋城(今河南商丘南)人,官至太子中允,是宋代的 文学家和书法家。
  他性格豪放,饮酒过人。相传宋仁宗爱其才而劝其戒酒, 后竟酒渴成病,中年早卒。

石延年性格豪放,喜欢剧饮。有个义士叫刘潜的,酒量也很大,喜欢和 石延年比酒量。他俩听说京师河行王氏新开了一另酒店,于是一起到那里对 饮。他们从早饮到晚,不发一言。
  王氏对他俩的酒量十分惊讶,认为他们不 是普通人,于是又添加肴果和名酒,恭恭敬敬地在旁服侍。而石延年和刘潜 呢,却傲然不顾,继续饮酒,直到夕阳西下,还没有放下手中酒杯,两人的 脸上,竟没有一点酒色。

第二天,京都的人民都哄传说,有两位酒仙到王氏酒楼喝酒,过了一段 时间后,才知道是石延年和刘潜。
  自此,“酒敌对饮”的佳话就传开了。

还有一件怪事,也发生在石、刘身上。相传石延年任海州通判时,有一 天酒友刘潜来访。延年赶忙请他到石闼堰,两人坐在酒桌上,就豪饮起来。 一直喝到半夜,眼见酒将要喝光了,但饮兴还没有尽。看见船上有一斗多醋, 就把醋全倒入剩酒里,又大喝起来,一直把酒醋喝光为止,此时天已经大 亮了。
  

说石延年是个酒怪,确实名符其实。他不仅饮酒超过一般常人,而且别

出心裁地创造了多种荒谬怪诞的饮酒方式。例如,他与人痛饮时,蓬乱着头 发,赤着脚,还带着枷锁,说这种饮酒方式叫“囚饮”。有时他与人在树上饮 酒,说这是“巢饮”。有时与客豪饮,用稻麦秆束身,伸出头颈,说这是“鳖 饮”。
  有时夜晚不点蜡烛,与客模黑而饮,说是“鬼饮”。有时与客饮酒时, 一忽儿跳到树上,一忽儿又跳到地上,说这是“鹤饮”。名堂稀奇古怪,不一 而足。

石延年死后,他的酒友苏舜钦特地写了一首《哭曼卿》,其诗日:“去年 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高歌长吟插花饮,醉倒不去眠君家。
  ”以表示 对石延年的怀念之情。

二、下品

(一) 酒徒

下上品是“酒徒”辈。饮必过,沉沦酒事,少有善举,已属酒人下流。 曾与猪共饮而在中国历史上留下“豕饮”典故的晋人阮咸常醉不醒,骑在马 背上右摇右晃,“如乘船行波浪中”。阮咸以及晋代的王恭、胡母辅之,三国 时的郑泉等应均属此类酒人。
  

阮咸

阮咸,西晋陈留尉氏(今属河南)人。他是阮籍的侄子,与阮籍并称为 “大小阮”。他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

他旷放不拘礼法,善弹琵琶,为当时著名的音乐家。

他不随便交朋友,只和亲友知交弦歌酣饮。有一次,他的亲友在一起喝 酒,他也来参加,不用酒杯,而是用大盆盛酒,喝得醉醺醺的。
  当时有一大 群猪走来饮酒,阮咸就和猪一起喝酒。他一面饮酒,一面鼓琴,真是不亦乐 乎。于是“与豕同饮”就传为笑话。

(二) 酒疯

下中品是史文所谓“酒疯”、“酒头”、“酒魔头”、“酒糟头”,指嗜酒如 命,饮酒忘命,酒后发狂,醉酒糊涂,甚至为酒亡命一类的酒人。
  现今社会 亦多有此类酒人。他们嗜酒如命,酒未饮而先见其醉态;见酒必饮,饮则必 醉,醉则无形:面赤眼直,鼻肿嘴斜,口出胡言,言多秽语,秽气直冲,唾 沫四溅,举止失常,行止猥琐,种种令人作呕之行状,不一而足。

胡毋辅之

胡毋辅之,山东泰安东人,曾任建武将军、乐安太守等。
  

他不拘礼法,行为放荡,常与酒徒厮混在一起,日夜酣饮,不理政事。 有一次,他与毕卓等人在家里散发裸形,闭门酣饮。恰巧另一酒友光逸不约 而至,但不得入门,只好脱下衣帽,狗洞里大叫:“我要喝酒。”胡毋辅之听 到后,知是光逸来了,于是赶快请他进来,一起喝酒。
  后人将这种饮酒方式, 名之为“犬饮”。

胡毋辅之自己嗜酒成性,放浪形骸,自然结识的朋友也是如此。比如毕

卓,任职吏部侍郎,常饮酒废职。有一次听说人家酿熟了酒,就乘夜来到他 家的酒瓮间,偷盗酒喝,被守酒人抓住,到天亮一看,见是毕吏部,马上释 放。
  毕卓还没过瘾,就叫来了主人,在酒瓮旁边,一起喝,直喝得酩酊大醉 而去。这件事被人传为“瓮间盗饮”的佳话。

又比如,他的要好朋友叫阮孚的,因为要喝酒而没有钱,竟把金貂(皇 帝近臣的一种配饰)换酒钱,被有司弹劾而降职。

还有他的知交阮修,出门喝酒袋里从不带钱,而是把钱挂在杖头,一步 步地走到酒店,独自喝得大醉后,就拿下杖头上的钱付酒账。
  

胡毋辅之就是与这些朋友为伍。时人称之为“八达”和“八伯”。

胡毋辅之自己不拘小节,也放纵儿子不拘小节。他的儿子叫谦之,才 学不及父亲,但骄傲放纵,从不把父亲放在眼里,吃醉酒时,直呼父亲的 名字,还骂他年迈无能。胡毋辅之听了,不仅不生气,还招呼儿子一起来 喝酒。
  

但胡毋辅之也有他的特点。根据史书记载,他有知人之鉴。他的好友王 澄评论他说,彦国吐言甚佳,好像是锯木屑,霏霏不绝,的确是后进中的

领袖。

有一次,胡毋辅之和几个朋友出外旅游,经过河南城门,就在城旁的一 条小河边饮酒。大概因为天气寒冷,胡毋辅之就叫坐在旁边的王子博生火取 暖。
  王子博就说:“我为什么要受你的差遣?”胡毋辅之只好自己生火。此后, 他和王子博谈了一庶话,知道他才学非浅,就感叹地说:“我不及他啊!”后 来就把王子博推荐给河南尹乐广。乐广接见了王子博,非常赏识他的才能, 升他做了功曹。胡毋辅之就是这样推荐、提拔人才的。
  

晋代的所谓“八达”、“八伯”等人,多为名士,由于终日沉湎于酒,始 终无所作为,酒误了他们一生。

(三)酒鬼

下下品类是“酒鬼”、“酒贼”辈,为酒人之最末一流,最下之品。此类 酒人人品低下,不仅自身因酒丧德无行,且又因酒败事,大则误国事,小则 误公事或私家之事。
  且此类人多是以不光明、不正当的手段吸民之膏血,揩 国之脂泽,即饮不清白之酒,脏污之酒,其行为实同于贼窃。故名其为 “贼”,当在力戒绝杜之列。

苻生昏醉丧国

苻健是十六国时期前秦的国君,他在位五年,死后,就传给儿子苻生。

苻生自幼瞎了一只眼睛。
  他荒淫暴虐,杀戮无道。凡是在他面前说“不 足”、“不具”、“少”、“无”、“伤”、“缺”、“残”、“毁”、“偏”、“只”等字眼 的人,他都要处以死刑。理由是犯了他瞎眼的忌讳。

他即位之后,更加饮酒作乐,不分白天和夜晚,有时甚至连月昏醉,不 理朝政,因此,大臣们有事朝见,都看不到他的影子。
  有时,他也接见大臣,

但动不动就发怒,发怒之后,就进行杀戮,因而一些忠良之臣,几乎被他斩 尽杀绝。他宴饮群臣时,凡臣子“稍后至”,就“皆杀”。

有一次,在举行宴会时,他命令尚书令辛劳为大家劝酒,过了一会儿, 他就大怒道:“你为什么不强迫大伙儿喝酒?怎么还有坐着的人?”于是就叫 手下人张弓搭箭,将辛劳射死。
  百官们看到了,个个心惊胆战,只好大杯大 杯地喝酒,醉倒在地。看到大家衣服湿了,帽子掉了,头发散了,十分狼狈, 这才高兴地笑了。

苻生的暴虐统治,搞得“人情危骇,道路以目”。不久,苻健的侄子苻坚 和吕婆楼领部下三百多人杀进宫来,守卫的将士都放下武器,向苻坚投降。
   这时苻生还昏睡不醒,及至把他捉住,才大梦初醒。苻坚把苻生禁闭在另一 间房子里,废为越王,不久,就将他杀死了。临死时,苻生还喝了几斗酒,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有杀身之祸。

他真是一个醉生梦死的短命昏君。

上一篇: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